o阿柴o

Block R.玫瑰街区_洋灵文站:

由于最近打的实在很严,所以站子对擦边描写的文章做一个锁定处理,避避风头


 
 


所以弟弟生日的联文可能仍然要搞清水啦


 
 


小街区也希望各位老师注意保护自己,出本宣传等等都不要太高调啦


 
 


不过本次活动合集本不作盈利,所以应该不会被查水表的吼,希望它还是能安安稳稳送到各位写手和幸运读者手里~


 


另外,本站2000fo站庆点梗活动仍在进行中,只要戳此链接,在那条lof底下评论你在站子作品中最喜欢的一篇,并且简单说明理由,有机会被选中获得一个点梗机会哦!

向导洋X哨兵灵
        塔里的所有人都知道,BC221支队里的kwin是个奇怪又强大的向导,他的精神兽不像普通向导那样是温柔的草食系,而是一只慵懒又神秘的黑豹。没有人能与他建立精神链接,直到他遇到那只炸着毛的大白猫【是小老虎】,新分化的小哨兵那炯炯有神无所畏惧的眼神,炸裂了kwin的精神世界……

给弟弟家姐姐们撸的贴纸,我们弟弟生日要到啦~【这几天都在赶大作业,好想疯狂摸鱼_(:з」∠)_

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ChungGan:

推荐几个优秀且免费的图片摄影网站,希望大家转载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有没有看维密的姐妹鸭
脑补了一下李真央和李樱牊走维密嘿嘿嘿(º﹃º )
已经很久很久没画过小姑娘了,画出来总觉得怪怪的,不过画球真爽嘿嘿嘿(⁄ ⁄•⁄ω⁄•⁄ ⁄)
【不妥的话我自己卡我自己

也许,每当我们沉迷于弟弟的美颜时,不远处,大洋哥is 像恶妇一样watching you👿 ​​​

今天是什么小精灵下凡的日子呀!!!!!带着小花环太好看了吧!!! ​😆

北京的糖葫芦
大厂的雪
嘘——
我家的大猫睡着啦
你是不是也要乖乖的呀

这两天艹数据艹的我心好累
告诉自己,想看更多的崽吗!赶紧刷啊!😶

【仲秋留声机】初恋守则

大坏蛋和小崽子今天tla了吗


Block R.玫瑰街区_洋灵文站:

DAY7


BGM:《Sparks Fly》Taylor Swift


文/ @一颗甜椰蓉 


 


“下课等我一起回家。”


来自:大坏蛋lzy。


这是李英超这堂课第五次在补习班老师背过身子写板书的时候偷偷打开收件箱看这条消息了。


说得好听,约了自己下课一起回家,可是这人呢,上课三分钟了还没个影儿。李英超第四次把编辑框里催促的内容删除,锁了屏幕又托着下巴抬头看老师写一排方程式。


骗子。


而他口中的这个骗子先生,此时正拎着一袋煎饼按了九楼的电梯,不久叮的一声电梯到达,老师家的门也传来一声敲门响。


鬼知道自己是被哪个叫李英超的小崽子迷了心窍,明明算是个周末小假期起点的每周五晚上,陪他来补习班上课,还特意最后一节自习课提前躲着班主任的办公室背着书包猫着腰溜掉,就为了绕路去小崽子最喜欢的煎饼铺给他买份晚饭。


等九点下课李英超肯定饿的不行,回家了再吃东西还没等消化完就睡觉,第二天八成又要胃痛。


所以自己辛苦就辛苦一下啦,煎饼果子玉米肠不要香菜多要辣葱花撒的均匀点。小崽子的标配。


煎饼铺老板:小伙子你这是给那个大眼睛男孩带的吧。


李振洋挠挠脑袋,难道自己和小朋友谈个恋爱连煎饼铺老板都知道啦?这可不行,以后得低调点。


煎饼铺老板:整个你们XX学校就他吃煎饼事这么多。


哦。


李振洋拎了煎饼掐着时间就往老师家跑。


讲道理第一节课应该买套新笔记本然后提前五分钟端端正正坐在老师家里预习着新内容,不过这补习老师大家也都熟识,隔壁年级的优秀数学教师借着给同学答疑解惑的名义在自己家摆了几排桌椅就偷偷摸摸开个补习班,趁着高三生冲刺的一年赚点外快,早就是学校里大家心知肚明的秘密,甚至出了学校进到补习班的人都是同一批罢了。


明明李振洋也不是没有反抗过,比如李英超体活课刚告诉自己要去跟数学老师补课的时候,李振洋正倒跨在小孩前桌的凳子上看他把维C泡腾片扔进玻璃水杯。脚还不老实轻轻踢着小孩的鞋边。


橘色的药片掉进水里就被小气泡包裹,细微的粉末随着气体翻腾到水面又溶化得消失不见。


李振洋伸出手指贴着杯壁和气泡一起向上滑动。


“有这时间我们去看电影,回来哥哥给你讲题好不好?”


李英超歪着脑袋想一会儿,然后随便翻开一页五三指了一道压轴数学题。


“那你给我讲讲这个题。”


“不会。”


当天晚上李英超就收到了他哥的短信,一句隔着屏幕都感受得到丧的“本来是跟麻麻吐槽,结果我妈也强迫我跟你一起去上课了”,后面还加个委屈巴巴的哭脸。


李英超喝一口热牛奶也压不住想要在床上翻滚大笑的想法,乐好半天才回了一句,


“跟你的小可爱一起上课不好嘛。”


对面秒回了一个撅嘴的表情,没等李英超回复又过来一条。


“那也不是不行吧。”


李英超点进头像把对方备注“李笨蛋lzy”改成了“李傲娇lzy”。


李振洋敲门进去的时候李英超正被老师叫着提问呢,听到李振洋跟老师道歉的声音头也不敢回,耳朵尖却是红透了,又担心老师责怪李振洋,只敢偷偷拿余光瞄着两人。


所幸老师也没有太过严厉,只是强调了一下下次希望大家准时来上课,就让李振洋找个空座坐下了。李英超这才舒了一口气,注意力也终于回到老师刚提问的问题上。


扣着笔记背出了老师考的方程式,不出意料得到一句表扬,刚坐回到椅子上李英超就迫不及待回头等着李振洋的鼓励。


李振洋正托着下巴满眼都是欢喜看着人后脑勺,冷不丁和人对视一眼,趁着老师在黑板上写板书就给等着自己表扬的小男友扔一个飞吻。


几个同班的男生发出意味不明的咳嗽声,李英超缩在座位上又红了脸。


李振洋这个人怎么都不害臊的呀。


算了,这傻子这么晚来肯定忘了买笔记本,李英超从书包里翻出来刚买的本子,夹上去两支水性笔,一根红色一根黑色,转身递给后桌请人帮忙传给自家男朋友。


本子的外皮全是黑色和金色。李英超把自己正用着的笔记本翻到最前面,一样花纹的蓝色的白色。


刚才买的时候同桌还在李英超边上大呼小叫“李英超你又虐狗。”


才没有,就是看到情侣款就想和他一起用而已。


不一会儿后桌又戳戳李英超后背,递过来一个温热的纸袋,带张小纸条里面还塞了一块水果硬糖,上面李振洋龙飞凤舞三个大字“课间吃”。


心里就也沾染上同样的温热。李英超手忙脚乱接过来纸袋,偷偷塞进桌膛。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李英超跟着前面人正准备进电梯,就被哥哥从身后一把拉住,李振洋陪着笑脸跟电梯里人解释说人多自己拉小孩走楼梯,一闪身就钻进了楼梯间。


小孩趴在楼梯间的门缝看着电梯下了一层才放心去,气哼哼质问李振洋。


“李振洋你干嘛,放着电梯不坐非要走楼梯。”


尤其是楼梯间黑灯瞎火的,除了俩人刚进来弄出点声响吵亮的一层感应灯,还没一会儿就又灭掉。


明明这人最讨厌黑暗,晚上一起回家的时候也总要牵着自己走在路灯下面,绕开黑黢黢的小路非要撒着欢儿在大道上把握着的手扬到最高。


好吧,虽然每次都是自己非要甩着胳膊走路。不过幼稚鬼李振洋总是强迫自己拉着他一起过马路,借机就牵了手不放开,可不能怪李英超自己。


不知道都胡思乱想到哪儿了,哥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多陪我走一会儿啊。”


小孩子好像一下被直白的情话揉得没了脾气,嘴角的弧度在黑暗里也掩盖不了。


“那我...勉强陪陪你好啦。”


轻手轻脚踏着台阶下去就吵不醒感应灯。李英超跟在哥哥的身后一步一步趁着黑暗往下挪着步子,好像这样就能把封闭空间里的独处时光拉长。差了一阶台阶小孩就勉强看得到哥哥的头顶,伸出胳膊比量一下才反应过来好像高一个台阶自己也就刚过了哥哥的身高。


下楼梯也在走神的小朋友今天是高大的小巨人啦。


走下两三层楼李振洋就停了步子转过身。


李英超结结实实撞进了哥哥怀里,借着小窗户洒进来的月光看李振洋一脸坏笑。


“你干嘛——”


话说到一半就被李振洋吞入口中,撒娇的语气也只让接下来的拥吻变得多一丝甜蜜。李振洋第一次抬着一点头去亲吻他的宝贝,而他的宝贝儿正眯起了双眼沉溺在呼吸的交互中。


整个世界都在两人耳边燃烧,而交织的氧气是唯一的炸药。稍不留神,就点燃成了炽热。


早知道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不过出乎意料的浪漫桥段还是让李英超心里变的软乎乎,才想到这大概是自己第一次以身高高一点的姿态去亲吻他亲爱的哥哥心里就又多了一丝甜。


哥哥教了我接吻时要闭上眼睛才够沉醉。


可是我今天真的好想看看你呀。


睫毛抖动几下就悄悄上下分离开一条刚好够小孩子窥探的缝隙。李振洋的脸放大了几倍呈在眼前,衣服上洗衣液的清香味道也包裹着李英超沉迷在温柔乡。


原来哥哥在和自己接吻的时候也喜欢闭着眼睛。


原来哥哥离近了也这么好看。


小孩子肺活量的极限好像都用在和喜欢的人亲吻上。李英超挂在李振洋肩膀上还不忘质问是不是李振洋一时兴起动了坏心思才非要走楼梯。


才不是一时兴起,是蓄谋已久。


李振洋看着李英超的眼睛举起三个手指发誓。


小孩明亮的眼睛在月光下腻出一潭深水,嘴角也是晶莹的亮光。李振洋突然就有点脸红,仿佛刚才故意撩拨小孩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李英超勾着自己的脖子有点儿害羞地把嘴唇贴过来,李振洋又附和着闭上了双眼。


楼上不知道哪层的门吱呀一声响,应急灯也随即投下温暖的黄色光。隔几层的小情侣匆匆忙忙结束一个吻分开,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透过楼层间的缝隙胆怯地窥探着楼上。


又一声响,楼上隔了几层的小女孩推开门来抓回逃窜出屋子的猫咪。李振洋正要说什么被小孩伸手捂住了嘴巴,看李英超紧张的神色好像小说里被老师抓包的早恋不良学生。


是早恋也是学生,只不过不是不良,而是最乖的宝贝。


喵呜喵呜的叫声传来,似乎是女孩抱住了小猫咪准备回家,李英超还在这侧耳听呢就被哥哥抓住了按在嘴上的手,顺着动作就在手心补一口甜。


小崽子愣一下又要炸毛叫嚷出声音,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只得噤了声对着哥哥怒目而视,对上哥哥温顺又夹杂点儿挑衅的目光又崩不住乐偷笑出了声。


夜晚时分的九点整,来自灰暗房屋的男孩女孩又从楼口鱼贯而出,走进属于孤独者的暮色。归家者的时刻总是行色匆匆,晚风也少了温热的气息,夜晚的街道只闪烁着几点临街的灯光。李英超顺几下被风吹乱的刘海,视线所及也只有李振洋快半步的背影。


李英超偷偷侧过脸躲着哥哥舔舔嘴唇,趁着灯光它没发现把手揣进了李振洋的衣兜。


“一起回家啊。”


回答他的是手腕多一分被反握住的力气。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


长到足够我们一起相拥入眠。